镕炣

火影同人 鼬你 惊夢

鼬你 ----给那么喜欢宇智波鼬的你

@媛汝依琦 生日快乐 这是禮物~~

ps,苏白雷,ooc慎入
---Wisdom appears in contradiction to itself, which is a trick life plays on philosophy of life. \
智慧的代价是矛盾。 这是人生对人生观开的玩笑。
 【13岁的你家大人我给你搞来了,接好叻】
  1
    你从睡梦中睁开了眼,惺忪间看见了另一张熟睡的疲惫的脸正对着你,你们凑得很近,可以感觉到彼此的呼吸。
    借着熹微的晨光,你可以看见那人修长的眉毛,颤抖的睫羽,高挺的鼻梁以及略显沧桑的脸部纹路好看得不像话。
    好熟悉的一张脸啊,你想。……等等?
    你被扼住了脖子。
    方才还在熟睡的男孩骤然惊醒,猎豹般把你压制在床上,在你反应过来的时候,你与那双猩红锋利的丹凤眼对视。铺面而来铁锈的腥气。你可以鲜明的感受到那隔着皮肤与软骨扼住你气管的拇指铆钉般坚硬,任凭你一次次的挣扎纹丝未动。
    酸疼,窒息,耳鸣。你徒劳地大口吸气,胡乱地挥舞着四肢想要发力,却无法撼动那个死神。
    惨叫的人群,汩汩染血的街道,凄凉的冷月,孩子的哭泣。你想起了这样的画面……这个人,是个侩子手啊。
    你的眼前飘出了点点光斑色块,渐渐失去了意识。
【全文完】【Happy End 黄鼠狼下死,做鬼也风流】
    ……逗你玩的啦
    2
    你从昏迷里醒来,看见男孩子席地而坐,臀部放于脚踝,上身挺直,双手规矩的放于膝上,气质端庄,目不斜视。这种正坐的姿态你只在漫画里看见过,所以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少年感觉到了你的目光,回望向你。
    “王桑,鄙名鼬,很抱歉在刚刚的情况下把你误认成敌人,在下对于自己的懈怠表示歉意,给你添麻烦了。”说着他身体前倾鞠躬表示歉意。
    但是你仍然沉浸在刚才的恐惧里,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此刻眼前坐着的人就算彬彬有礼风度翩翩英俊忧郁,你却全然无法将他同你日常喜欢着的人联系起来。
    所以你看向他的眼神很陌生。
    “王桑,也许这件事听起来不可相信,但是在下恐怕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他很镇定地和你交谈,显然在你昏迷的时候他已经在尝试着搞清现在的情况了。
    你不由自主地盯着他的肚子看,因为字幕通常都是在那里浮现的。但是神奇的,你可以听得懂他的话。
    大概是因为这是他说的话吧,那么喜欢他的你又怎么会不理解他呢?
    “呃……咳咳咳”你的嗓子还是很痛,想要发声但是引来了一阵咳嗽,只好勉强的点头示意他你理解了他的话。
    “真是抱歉呢。这个世界和我所在的那个完全不同。”鼬继续说着,带有浓浓的疲惫忧郁,却无法全然泯灭那微弱的少年人对于新事物的好奇,“我所在的那个世界,有超出普通人能力的忍者,而且经常发生纷争。你们这里看上去很和平啊。”他看出了你是个出身平凡的女孩子,但是居住条件却是很好,卧室无一不充满着家的感觉,要是在他们那个战火纷飞,这是毫无能力的普通人难以想象的。
    还好你因为父母查的比较严的缘故都没有购买有关于他的周边,既然他已经得出了这个结论,你相信他的职业素养,不会去怀疑一个忍者的情报收集和分析能力——嗯,就是翻你老底的能力。
    “还好吧。”你想起他幼年时的战争经历,颇为庆幸地回答:“我们这里已经很旧没有打仗了,将近有六十年了吧,自从这个国家成立以后,我们自己的国土上就没有战争了。”
    “嗯——看来王桑你们国家非常强大啊。”鼬皱眉,难道是那种侵略弱小的超级大国?
    “才不是呢,我们国家还是……啊,那个,发展中……的国家,真正厉害的是那些发达先进的西欧国家啊。”
    “是雪之国那一块吗?”
    “不不不……你看。”你翻出了新华字典里的世界地图:“那一块的方,亚欧大陆的西面,那里的国家才是发达的国家,哦,最发达的国家在美洲大陆上,现在的超级大国America”你前言不搭后语的解释着。
    “一个岛国居然会那么发达?”鼬知道小的岛国缺少资源是很难发展的。
    “岛国个鬼叻,这是一块大陆啊!”来到了你熟悉的领域,你不再像之前那样局促,很快就找回了自己的气势。”
    鼬看见你这个样子,回想起你瑟瑟发抖的时候,似笑非笑地望向你,有些温柔的促狭,终于有了一点人的气息。
    “怎么说?这是按照比例来的”你意识到这是地图的问题,他们地图上五大国一标记,大概也是那么多的大小,而那几大国合起来没准才是一个日本那么大来着。
    你作为东道主的开关被打开了。
    你决定给来自乡下村庄想要当村长而不得的孩子好好开拓一下眼界。

    3
    对了,鼬,你现在几岁了?
    嗯,我已经十三岁了。
    ……哦,这样啊。
 ------------
    #男神现在就在我床上,但是他小我五岁还没有成年,求破,在线等,挺急的#
1楼【楼主】
    如题求破,喜欢了好久的男神啊。
2楼  -   路人戊
   你想破什么{惊恐.jpg}(重点错)
3楼  -   正义的伙伴
    引诱未成年是犯法的(正直脸)
    。
    。
    所以lz注意做好防范措施~记得毁灭证据
4楼  -   色情男主播叶不修
    lz:小弟弟,来和姐姐做一些酱酱酿酿的事情吧(*w\*)
5楼  -   好名都被狗起了
   不要怂,就是那个干。
7楼 【楼主】
   我已经报警了,不谢,但是为什么警察叔叔包围了我家。
   
      -此贴不存在或者已被删除-

    4
    你带着鼬逛街,他问你这么晚了女孩子上街不太好吧,大晚上了还有什么店开门的。
    然后他就被灯火通明的街道糊了一脸。
    你走在前面开路,暗暗搓着想要去挽人家的手,心里的野受(……)蠢蠢欲动,他看见你想霸气有不敢,下意识狗腿却不甘的样子,忽然感觉到些微的愉♂悦
    他在你面前渐渐地卸下了防备,大概是因为看出来了你没有需要防范的必要了。
    好繁华的街道啊,鼬望着鳞次栉比的大厦,光怪陆离的店铺,摩肩接踵的人群,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的确是隔了一个世界。
    那些野蛮的力量,那些封闭落后的宗族式的资源争夺,那些龌龊黑暗的政治角力,那些极度扭曲的疯狂渴望,隔了一层厚厚的玻璃,再也看不真切。
    他知道这个世界仍然有黑暗蛰伏,但比起他的家乡要好上太多了。他看着你单纯的样子,这么想。至少孩子们都有机会拥有自己的快乐。
    他不自觉地朝你伸出了手。
     虽然他比你年少很多,但莫名的看着你他总会想起他想自己撒娇的幼弟,不自觉地柔软了起来。
    “为什么?!”他的手一顿,抓了个空,脑海里浮现的却是弟弟血泪交织的脸,被怨恨和愤怒扭曲得刻毒。血是红色的,飞溅到手臂上还残余着身体的温暖,但是寒意伴随着凝固凉到骨髓里去。
    他感觉自己的手是从血泊里捞出来的,鲜血顺着他的指尖的你的方向粘腻地滑动,将坠未坠。
    于是喧闹的城市消失了,煌煌的灯火黯淡了,轻快的音乐喑哑了,他站在一片繁华里,他站在自己的罪孽里。滚动的尸体怨恨的伸出了手,诅咒着,尖叫着,哀号着,将他再度拉入污浊的泥淖,透不出一丝的光芒。
    那负罪感缠绕着他的身体,终于追随到了这个世界。
    他垂下手臂,不敢用那双沾满污浊的手去握住什么人了。
    你看见了前面西点店里排起了长队,原先那些记忆的画面随着少女的心思翻滚浮泛,不留神随着人群的推搡与后面的男孩分开,渐行渐远,似乎就此消失,不禁焦急地牵起了他的手,拉着他赶向西点店的方向。  
    触手一片冰凉。
    你学过乐器,手还算纤细漂亮,留的最大的痕迹就是一个浅浅的笔茧,和那只疤痕剑茧交错的手握在一起,有一种触目惊心的随时会被折断的感觉。
    他回握住你的手,想要抓紧却有不自觉的害怕伤害到你的那种小心的力度。
    暂时把他拉出来那个世界。
    你拉着他挤进了蛋糕柜,精致小巧的蛋糕切片整齐地码在透明的玻璃柜子里。各种馥郁的水果香气的慕斯里夹着烤的松软的蛋糕,有的裱着奶油撒了彩针和糖霜,有的铺了一层厚厚的巧克力屑,每一个切片上点缀了半颗鲜红的蜜渍草莓,简单的一刀展现出天然的漂亮纹路。总之,每一片都像是精心制作的工艺品,让人难以抉择。
    你看见鼬黝黑的眼睛里浮泛出微光,只是以为他看见了甜品的高兴,又是一幅小心翼翼的样子,心思渐渐飞扬了起来,像是在糖水里泡着。
   “说吧,你要那些,我帮你买!”你豪气逼人色令智昏地说,全然不顾自己只剩下几张薄薄的脸色发青的毛爷爷,勒紧了裤腰带也要好好宠一宠这个喜欢了很久的男孩。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甜品?”他有些感动。
    不好,露馅了!你咯噔一下:“那个,呃……,小孩子嘛,不是都喜欢吃甜的东西的吗?哈哈哈哈……”你还知道他喜欢三色丸子纳豆是AB型178cm58kg重度弟控也许死基佬…
    他会不会感觉到什么端倪?会不会因此察觉到你的异样?……他会不会,发现自己是一个漫画书里的人物!?
    “噗”鼬看着你莫名局促心虚的样子,不自觉地笑了出来,到底谁才是小孩子?
    他走到玻璃柜子前,一根手指虚虚地点在玻璃柜上,还没有抹上色彩诡异品味奇葩的指甲油的指甲修剪成干净的半圆形,在反光的玻璃柜上投下浅淡的影子。
    “那么,我要这个,可以吗?”他愉快地说。明明秉持着自己的骄傲不愿意向他人无度的索取,但是你的欢快感染了他,不自觉地放下了矜持和礼仪。
    你看了看那个上面缀着镂空的白巧克力球的蛋糕,赶紧去排到了队伍:“一块乳酪樱桃蛋糕,我不是会员不要办卡不稀罕打折没工夫积分赶紧的谢谢!”
    鼬站在玻璃柜子前,看着到了你的决心和在意,感觉面包蛋糕的香气柔软而又温暖。
    5
    你从家里回来,看见少年老成的男孩捧着一本砖头厚度的书籍认真地阅读着,微蹙的眉毛斜斜地飞入鬓角刘海,好奇的凑上去。他侧身合上书本,方便你知道书名。
    《世界文明史-卢梭与大革命(下)》
    “看得懂?”你问。这套亲戚送给你的书本你任由它在角落积灰,没想到被鼬从角落里翻找出来。
    “理解起来很容易吧。”鼬不自觉地透露了几分属于天才的骄傲,让学习困难的你泪目了一下。“问一下,英国在哪里?”
    “啊,卢梭不是法国人吗,为什么问起大英腐国了?在西欧那块地方,我上次给你指过。”
    “那里不是很发达的地方吗?”
    “当然。那里没有雾霾又食品安全,福利好到有的人躺倒不干都可以活得舒舒服服的。”
    “那英国的工人呢?”
    “工人?鼬同志你为什么会问起这种问题。”
    鼬翻开了一页书给你看:“……的约瑟夫·杨也宣称:‘除了白痴之外,每个人都知道较低阶层的人们必须保持贫穷的状态,否则他们绝对不会勤勉工作……”
    又翻到了另外一处:“……而且很多童工犹豫工作过劳而变成畸形,或由于意外而成残废,甚至还有自杀死亡的、……”
    你接过书本,向前翻了几页,顿时明白了“哦,这些都是二三百年前工业革命时候的事情了,离现在很遥远啦。”
    “难道现在的工人已经摆脱了那种地位了?”他的语气甚至有一些惊讶。
    “怎么说?雇佣关系是一个很复杂的东西啦。”你挠了挠脑袋,深觉得这种哲理性的讨论正在飞快地暴露你的知识面的渺小。“但是就算是这样英国的工人也一定不会差。”
    你搜索来了一段资料
    ‘There is a severe shortage of skilled tradespeople in Britain – bricklayers, plumbers, electricians, mechanical engineers, HGV drivers,’ he added. ‘Where they were paying £500 a week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year, the demand for those skills means they are now paying £1,000 a week. 
  ---“英国现在技术娴熟的工人严重稀缺——砖瓦工,水管工,电工,机械工程师,载重物货车司机,”他补充道。“在年初的时候他们还是500镑一周,现在技术需求已经让他们的工资涨到1000镑一周。” 
    “现在在那些发达的国家,国民大多不愿意从事这种工作,”嗯……你又搜索出来一条“英国福利政策养活太多懒人”的报道,“有的人大概觉得吃救济就可以活干嘛要这么干,更加优秀的人可以通过学习从事更加体面的职业。”
    鼬沉默了一下,“那时候没有学校吗?”
    “有哦,不过不是给普通人上的。”你在历史课研究英国与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时候研究过这个:“古老的大学和公学是进入上层社会的阶梯,教授贵族的小孩礼仪,诗歌,戏剧,马术这种和技工完全没有关系的东西。”
    “我刚刚在想,如果我身处当时的底层,我可以怎么摆脱困境呢?”鼬的手撑在额头上,捋楚了刘海露出划痕的护额,“雇主们在工厂国会两方面都能为所欲为,任何诣在提高工资,改变工作时数或减少工人所要求之工作量而成立的组织均属非法。连法律都袒护了强者,毫无公理,不见出路。为什么现在听你们来说似乎好了很多?”如过他还具有力量,那么他对于一切全然无所畏惧,但是力量似乎同样遗留在了那个世界,查克拉和写轮眼的遗落让他开始从另一个角度考虑问题。
    “嗯……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反抗嘛,什么罢工啊砸机器啊宪章运动啊革命啊,法不责众咯。”你这么扯皮。
    “但是,”他摊开书本,“这些反抗在这里被看成是徒劳的犯罪。强者愈发强大,弱者遭受压迫甚至无以为生,贪婪,懦弱,疯狂……人的器量,也不过是如此而已吧”
    “大家都是普通人啊,会担心害怕,会为了自己的生活苟且,会孤注一掷疯狂,但是每一个人,都是很用力,很用力地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啊。”你很难过宇智波鼬这种孤独而又讽刺的态度,你也清楚他骨子里潜藏的疯狂,真心为他感到难过。“而且,这个世界在改变啊。”
    你找来了另一本以前阅读了一个开头的书,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在未开化的渔猎民族间,一切能够劳作的人都或多或少地从事有用劳动,尽可能以各种生活必需品和便利品,供给他自己和家内族内因老幼病弱而不能渔猎的人。不过,他们是那么贫乏,以致往往仅因为贫乏的缘故,迫不得已,或至少觉得迫不得已,要杀害老幼以及长期患病的亲人;或遗弃这些人,听其饿死或被野兽吞食。反之,在文明繁荣的民族间,虽有许多人全然不从事劳动,而且他们所消费的劳动生产物,往往比大多数劳动者所消费的要多过十倍乃至百倍。但由于社会全部劳动生产物非常之多,往往一切人都有充足的供给,就连最下等最贫穷的劳动者,只要勤勉节俭,也比野蛮人享受更多的生活必需品和便利品。’所以按照这种说法,因为生产能力的提高,社会的生产总值完全可以养活一个国家的人,就算是资本家可以获取大量的剩余价值,但作为一个工人本身却比那些分到生产份额多但是生产总量小的国家的工人甚至是其他职体面职业的人活得更加好……当然,着也是建立在了工人觉醒为自己争取权利的基础上咯。”
    “所以你的意思是,错误的不是某个人或者某种制度,错误的只是贫穷?”
    “不不不当然不是,”你这才觉得你的知识是那样的贫乏,你搜索了福利国家的信息,“其实制度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西欧那些发达国家,实行和完善一套社会福利政策和制度,调节和缓和阶级矛盾,保证社会秩序和经济生活正常运行,维护垄断资本的利益和统治的一种方法……最后那一点就不用管它了,这里就是喜欢上纲上线,我们国家医疗,教育,公益方面的政策也是参照那些国家的。”
    鼬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吸收这些东西。
    他没有考虑过这些,作为一个忍者,他是骄傲甚至是傲慢的,而他傲慢的资本源自于他超出常人的力量,手里剑收割生命,斩断阻碍;火遁喷涌,三百米内无人区;写轮眼所目及之处,洞悉奇技淫巧邪祟鬼蜮。
    除了对于和平的渴望和对于年幼的弟弟的爱,他骨子里的那种傲慢才是他能够高高在上取舍一族人和一村人的资本,他想要木叶安定,他无可奈何,他能够行修罗之道。
    而现在,作为一个毫无力量的普通人,无可奈何被拉入平凡的渊薮,自下而上的角度看向这个世界,与原来完全不同了。那么无力,那么脆弱,沉重的世界压在他的身上。
    “有点失望啊。”他说,用手捂住了眼睛,有些讽刺地勾起嘴角“还以为这是一个理想的世界呢,原来被骗了啊。”
    你坐在他的旁边:“怎么可能会有那种地方呢?”
    “是啊,怎么可能。”他笑。“我出生的那个世界,有一些人拥有普通人没有的力量……嗯,他们就是忍者。哦,对了,我也是哦。”
    “鼬的话,一定是很厉害的忍者吧。”你用肯定的语气那么说到。废话,你当然知道这些了,但是听鼬说还是别有一番风味,这才耐下了性子。
    “嗯。我很强大,强大到……杀死了我全族的人,包括我的父母。”很奇怪,这种难以启齿的事情,他自己都很吃惊为什么自己会向你倾诉。
    你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为那森冷的寒意。
    “我出生的那个村子,是原来两个互相仇恨的家族一起建立的。忍者因为拥有能力,被普通人渴望着,也被普通人惧怕着,所以要么依附权贵成为一条狗,要么就被驱赶到偏僻的地方互相残杀……我的祖先就是后一种。
    “村子的是我敌对家族的族长发起建立的,我的祖先输给了那个人,所以当时的村子就由他们来领导。
    “孩子可以得到保护,所有忍者按照自己能力的高低接受适合自己的任务,大家得到了安身之处,那里就是我的家乡,木叶。那里的三色丸子和蛋糕是两种风味的,我有点想带你去尝尝。
    “不过我大概已经回不去了。毕竟……
    “但是战争却没有停止过,村子内部的纷争也从来没有断绝,我年幼的时候就被我的父亲送往了战场,后来战争结束了,我也因为打开了写轮眼活得力量被捧成天才。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战争的场景,所以村子一定,一定要和平啊,一个和平的村子才可以守护那么多人,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其实你们这里很好啊,完整的法律让每一个人都量刑而判,而不是单纯的被更大的暴力压制;大概我们的生活再富裕一点,那些大名也就不会一点大的事情都要闹出战争了——每一个人都活得那么艰难,国家和子民都站在悬崖边上,退了一步就会粉身碎骨,所以只有榨干了最后一滴勇气孤注一掷……就像是我的家族。
    “他们有什么错呢?他们太愚蠢,太傲慢了。被所谓的力量和所谓的眼睛束缚住了器量,变得目空一切而又阴暗自卑了。不公平生出怨怼,怨怼演化成憎恨……而憎恨,
    “成为了将世界点燃的心魔。
    “所以在我们家族想要想要挑起争端谋反夺取政权的时候,面对村子和家族两方面的压力,看到好不容易的到的和平就要付之一炬,我啊——  ”
    他将身体凑向了你,挤出一个比哭泣还要难看的笑容,  
    “诛灭了我们全族,只留下了我的弟弟。”
    13岁的单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着,不能诉说,无法诉说,他只有独自咽下祖辈的苦果和政治的污秽。太多的心事让这个少年人显得沧桑疲惫。
    “我在等待我的弟弟变强,然后让他杀了我,这样,是不是就可以借他的手完成宇智波对我的审判?他会成为木叶的大英雄,用强大无人敢欺负的姿态无畏而有信念地活着,是不是很好?”
    你紧紧地拥抱住了他。
    你比他颤抖得更厉害,但是那从心底而来的祈愿再也压抑不住了“我不想你死啊,我……喜欢你”
    你的眼泪落在了他的手背上。
    温暖的,湿润的,洁净的。
    宇智波鼬愣住了。
    这个喜欢纯粹而又干净,不带有一丝一毫的亵渎,像是一个友人温暖的祝福,却又染上了情人间喁喁的色彩。那样简简单单的好意,深深的关心眷恋,让他手足无措。
    那个世界已经没有人喜欢他了,村子也好弟弟也好团藏也好,唯有冷漠,唯有憎恨,唯有利用。失去了父母,他就再也回不到家了;失去了友人,他就再也没有人可以倾诉的了’失去了村子,他的过去就一无所有了。
    所以他将在一片恶意的灰色世界里,背负着罪孽与仇恨,用残破的回忆支撑徘徊,抱着期待的心情等待着自己的弟弟来终结自己的生命。
    现在有人说喜欢他,喜欢宇智波鼬——用那么真挚的口吻。
    他转身拥抱住你,他的手臂贴在你的手臂上,将两具身体闭合的没有一丝空隙,彼此汲取着身上的热度。
    “谢谢你。”
    谢谢你喜欢我,谢谢你拥抱我,谢谢你温暖我。
    谢谢你让我知道在另一个世界有一个人无论怎样都会喜欢我。
    那么我可以依靠这样的喜欢,这样不带有憎恨和破碎的温暖为灯火,度过黑暗痛苦的未来——直到最后。
  终章
    宇智波鼬从黑暗里醒来,温暖的女孩消失了,舒适精致的房间不见了,只剩下荒芜破败的黑暗丛林。
    在面具男的注视下,他披上了黑底红云的的外袍,将指甲染成了紫黑色,带上了那枚象征身份的戒指。
    晓之朱雀·S级叛忍·宇智波鼬 
    参上。

  后记
看了博人传,鸣人真的建立了一个很繁荣的村子啊(笑),所有的心意都没有被辜负,所有的付出都浇灌了新时代的花朵,那个人也可以笑着安息了吧!

当了队长的苏妹子,可以使用中二(划掉)队长专属的穿外套方法辣

撸一发战斗中的小手冰凉

牧师服装什么的就不要在意啦呵呵我什么都不知道

冰爷威武